二个女邻居

都市小说   2021-05-05   加入收藏夹

我结婚的那一年,已是二十八岁了。那年月,找女朋友易,找住房难。没有房子结婚,不等于就不做爱,不幸,偷偷摸摸地两三回就把未婚老婆的肚子做大了。那年月,到医院做流产不仅得凭结婚证,还非得有单位的证明,否则,不论你求死求活,医生是不会答应终结女孩子肚子里那小生命的。那时节,未婚(那时候,拿了结婚证还不能算结婚,非得请客举办个仪式,才能算正式结婚)先孕的罪名非同小可,会使你面临被单位除名的危险。我那位准夫人吓得是用布带把肚子缠得紧紧的,终日惶惶,非逼得我立马结婚不可。无奈,只好找人借了一间房,草草的把婚事办了。孩子都快生了,单位才分我一间小房,总算是安下身来。那时,我正是在半脱产读书。妻子临产后,我无暇照顾,只好让妻子向单位请了半年的长假,带着小孩子住到乡下去了,我因此就成了有老婆的光棍。
单位分给我的住房称团结户,一个单元住三家。据说这房当年文革中专给军代表住的,三间房两间十八平方,一间十四,厨房差不多有十平方。像这样的住房一家人住,在当时够奢华了,寻常百姓是无有资格住的。军代表走后,就三家团结,一家住一间,厨房共享。三家都是刚结婚的年青人,我最后住进来,另两家孩子都一岁多了。
我紧隔壁的小两口,女的娇小玲珑,男的挺帅。夫妻俩双职工,早出晚归。白天,小孩寄放在婆婆家里,晚上接回。男的不喜读书爱打牌,做家务倒是特勤快,洗衣做饭涮碗筷样样干,干完后,要么就是蒙头睡觉,要么就是出去混到半夜再回来。再隔壁的一家,男的是农村出来的大学毕业生,那时候文革不久,大学生可是天之骄子,刚分在市委机关工作,终日在单位忙。他妻子是农村人,无工作,在家做全职太太。
我这人性子随和,遇事不争,与二家邻居关系都还相处得不错。他们两家经常是因做饭晒衣等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常生口角。我因是半天上班,半天学习,白天在家的时间比较多,那农村来的小嫂子全职太太,又有小孩,因此,与她见面的时间就多一些。我曾经上山下乡,对农村生活比较熟悉,与那家农村来的小嫂子也就还谈得来。闲暇下来,有事无事的经常与她拉扯一些闲话。比如她家里的情况啦,她与老公结婚的过程啦。
她也愿意与我说话(也许是日常一人在家孤独的原因),特别是向我倾吐心里的苦水。常说起她是怎样顶住父母、亲戚的压力与他老公谈恋爱,支持他老公读书,老公工作后,差点陈世美,要甩了她的事情。她人长得漂亮,身材也好,性格直爽,只是还带点乡下人的土气。她常对我提起,在乡下,她算得上周围十里八村的俊姑娘,家境也好,父亲兄长都在当地工作,她的眼界也高,曾几何时,多少小伙子央人到她家提亲她都没答应。
他老公个子小,相貌不出众。家里也穷,之所以在家人都反对的情况下看上他,一者是他从部队当兵复员,在大队当民兵连长,二者是他肚子里有墨水,肯学习,经常写写画画的。她与他也算得上是自由恋爱,开始相好的时候,他对她是百依百顺。后来,他考上大学,她省吃俭用的支持他。没想到,他还没毕业,就对她冷冷淡淡的了。工作后,还与单位的一个老姑娘眉来眼去的,要不是她闹到单位去,他肯定就陈世美了。
每说到此,她都是愤愤不平收不住话匣。再就是常说到隔壁邻居欺她从乡下来。女邻居的姐夫是他老公的上级,老公总是劝她躲着点,她为此常常是忍住一肚子气,等等。我也常常是劝抚她,因此她对我颇有好感,差不多是无话不说。照理说邻居之间应当正常相处,再花心也应当兔子不吃窝边草。没想到,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竟与她偷了一次情。对于她不是存心的,对于我来说也不是存心的,但事情就这样发生了。
那一天是个休息日。大白天里这单元里就我与她两人在。他老公出差去了,隔壁人家回娘家去了。她正在她家房门口洗衣服,我书读得累了,就凑到她跟前去扯闲话。说来说去的,不知怎么就说到她的奶上去了,竟沿着这个话题说下去,说出一段风流事来。
话是这样说起的。她的一对奶大得不得了,有小孩子的人,又没穿胸罩。她坐在矮凳子搓洗衣服,垂在胸前的两只奶,随着她身子一晃一动。我笑着说:“你这两个奶也长得太大了,这吊在胸前一摆一摆的不感觉难受?”她回答说:“是啊,对门小蒋(女邻居)总笑我的奶都长到肚脐眼上来了。”说完自己也笑。我说:“没结婚以前也有这大?”她笑着说:“有这大那还得了,像这样吊着不丑死人了。”
我说:“没喂奶肯定是不会吊着的,但它们肯定也不小。”她笑着说:“也是,我就是长得好,做姑娘时胸前就鼓鼓的,想遮又遮不住,总有人盯着瞧,羞死人。”我打趣说:“我下乡的时候,村子的一个光棍条,看电影(乡下电影当时都是在露天里放)的时候,总是往女孩子多的地方钻,有机会就揩她们的油,故意在她们的胸前挨挨擦擦,冷不防还捏一把。你碰到过这样的事情没有?”她说:“哪里都不是一样,一些鬼男人还不总是凑到跟前来,用倒肘子撞啊擦的。”
可是她没有这样说,当我逼近她将她的身子往怀里抱时,她虽然是在用力的挣扎,可嘴却说的是:“莫瞎闹,窗户外头有人。”(我们住的是一楼,当时窗开着,窗外也确实有人在乘凉,但窗户下部大半截扯着窗帘,里外看不见人)。她说话声音小得像蚊子,生怕外面的人听了去,这样子不但没能阻住我,反而增大了我的胆。拉扯之间她一步步退到了床前,我顺势将她推倒在床上,扑上去两腿夹住她的身子,手就往她衣服里伸,捏住了她一只奶。她用力挣扎但没吭声。
女人怎么抗得过男人,我将她紧压在身下,一手拦住她挥挡挣扎的手,一手就掀开了她的衣服,在她光滑滑的两只奶上摸捏起来。相持间她始终没有大声的嚷,只是小声的连说这事做不得,要我放手。这单元里此时只我与她两个人(她孩子小,已经睡了),我又是久旷之人,体内欲火燃烧,那里肯放手。此时她已经用力挣扎坐起身子,我拦腰紧紧地把她抱坐在怀前,一手摸奶,一手就伸进她短裤头里,捂住她的阴部,并用中指伸进她两腿间的肉缝里滑动、摩擦。
很快我就觉得她那里湿润了,阴唇也肿大起来。我又将她翻倒压在床上用力夹住她的腿,一手与她搏斗,一手往下拉她的裤子。她的短裤头是橡筋带,松松的,很容易就被我褪到了她的大腿下面。我也穿的短裤头,很快就被我三下五去二的脱下来。此时我已经将她的短裤头脱出一只腿,她双脚着地,仰着身子被我按倒在床沿上。我站在床下,用身子将她的两条腿分开,用硬得不得了的阴茎直直的顶在她两腿的根部。她忽然变了脸说:“你胆子也太大了,再不松手我就喊人了。”她声音不大,语气却是狠狠的。
我当时也不知是怎么搞的并不怎么害怕,但见她好象很认真的样子,也不敢霸王硬上弓,只好停住动作,俯下身子小声对她说:“不能喊,千万不能喊,我只摸一下。”她当然是没喊,就那个姿势被我按住。我扑在她身上抓住她的两手平平伸压在床上,下面没敢动,上面用嘴去找她的嘴唇,她的脸两面躲闪。
也不知是怎么着,或许是我寻她嘴唇时身子不停移动的原因,也或许是她在躲闪我亲嘴时身子扭动的原因,我下面阴茎竟然顶进她的阴道里了。她当然也是有感觉,连声惊慌地低唿:“完了,完了,你真是要死。”我此时只觉得阴茎硬胀得不得了,她滑滑的阴道里热乎乎的。一时间里就这样,我将阴茎顶在她的身子里,但不敢抽动。她两手被我平平的按住,身子也一动不动。缓了一会,我终于用嘴堵住了她的嘴,感觉到她嘴唇发烫,唿吸急促,被我按住的两手也软弱得没有了一点力。
我紧紧地抱住她的身子,将她的两只手臂隔在我的肩膀上面,一边用舌头顶进她的嘴,一边轻轻地抬屁股,试探着使阴茎在她阴道里缓缓地滑动,按照九浅二深的法则有规律地进出。里屋里虽没开灯,但外屋里的灯光和窗外的天光透进来,视线还是很清晰。我看她两眼紧闭,身子软软地平仰着,垂在床下的两腿紧贴地勾在我的腿弯上,便觉得天大的事情也已经云消烟散,于是大胆地搞起来。
我时而用阴茎在她阴道里急促地抽动,时而停下来用手在她的前胸后背肆意地轻抱。她紧抿着嘴唇不发出一点声音,但我感觉得到她的身子在我的身下不时地扭动,阴道里发起了大水。我的小弟弟也真是为我争气,足足地搞了有二、三十分钟才泄。我从骨髓里都感到快活,她也被搞得浑身都没有了力气。
前半截是前入式,她仰着身躺在床沿上。后半截,我将她的身子翻过来从后入,一边抽插,一边捏摸她的奶。当我阴茎开始勐烈地在她阴道里进出、磨擦的时候,她已经变成了一只驯服的绵羊。当我想改成后入式插的时候她没有拒绝,很快按我的意思调整好姿势。当我精液急促外射的时候,感觉她阴道尽头在一下一下的紧缩。
下面的事情完了,我又将她的身子搂抱到床上侧躺下来,一手轻轻地环住她的颈项与她亲嘴,一手继续挤捏玩弄她的两乳,将她两只乳头捏拨得硬起来,用嘴含住吮吸。过了小一会,她忽然挣脱出身子飞快地套上裤头,逃回她自己的屋子。我追上去将蚊香递给她,她接过蚊香,便紧紧地关上房门。
此后一个多月里,她都没和我说一句话。我当然是时而找机会向她送殷勤。最后关系总算是正常了,两人依然是有说有笑,但谁也没提起过这件事。这件事就像天上的流星一划而过,永远地消失在漆黑的夜空里了。:):)冲动,继续哦再接再厉,总有下一次机会的:)好事,再接再力